无人问及.

他一向不喜欢无条件的等待,凭什么可以你无止境的停留?

辰辰的唠嗑日常

jjjustin_Zzt:

短篇


【权贵】(Be)


放手【贾正/权贵】(Be)


复制品【贾正】(Be)


目光所及【贾正】(Be/He没有定)




中长篇


重爱(ABO文,已完)【贾正】


1


2


3


4(上)


4(中)


4(下)


5




重爱番外(一发完)


甜【贾正】


果酒【贾正】


所有物【贾正】


爱你【丞坤】


到来【贾正】




家有仨萌娃(连载中)


重爱 带娃番外


00


01


02


03




红豆体


范丞丞的挨打日常(连载中)


01


02


03


04




唠嗑


爱朱正廷


+1


爱正正爱昊哥


贾正动漫图


jzszd




辰辰不定期的小福利


2018.07.30




福利反馈


2018.08.05




欢迎随时唠嗑

人 生 已 注 销

nine酱:

人生已注销 仙子回家了


冰糖雪梨🍐:



01

哪有人用动词当自己的英文名的,真是奇怪。

黄明昊再次刷新页面,还是只能面对零回复,零点赞,零转发的惨状。瘪嘴叹气,打开搜索栏,输入关键词,下拉十几个相关ID,找到熟悉的胯骨纹身,点击头像,进入主页,查找新发布。

“这位博主有些懒喔,还未发布新内容。”

又是空无一物的系统提示,黄明昊烦,抓了把头发,嘬了口唾沫,从裤兜里薅出根烟,百无聊赖的抽。

黄明昊乃城东区第一小霸王,喝酒泡妞飙小车,日天日地吹牛逼。仗着家境殷实,和狐朋狗友四处游荡,才屁大点的十六岁,命别人一口一个昊哥的叫。父母生意人,常年定居国外,纵使心有余但手不够长,远隔十万八千里也管不住这么个二世祖,只得放任他浪,只要不犯大事,不进小局子,这闯出来的祸也都能给他兜着。

要说城东区第一小霸王,人靓条顺钱包鼓鼓,但也人傻钱多来者不拒。据统计,现在最新坐上他宝贝摩托后面的九头身美女是第三十六任现女友。昊哥赐号,小三六。

记不住名字只好记编号。像用户名,登陆才需要,不登陆就无用,叫什么都无所谓,知道那是谁就好。可什么人要用奇怪的动词当用户名呢?昊哥走神被手里的烟屁股烫到,皱眉骂操。

Lose(xxxx0318@163.com

关注:0              粉丝:0                 发帖:0

“这位博主有些懒喔,还未发布新内容。”



02

“姐,下车。”朱正廷白衣黑裤,站在城东街头,从摩托后座上拉人。

“阿正,姐姐还有事忙,你先回家。”

“忙什么?喝酒打炮?”

“...你管我?爱滚哪滚哪去。”

朱正廷脸面薄,不想逞口舌之快,拉着姐姐就强制拖拽。忽被身后一支打火机砸手,疼的条件反射转身。

“搞什么?这我马子。”黄明昊摆出臭不要脸的泼皮相,对着朱正廷宣示主权的盯。

“这我姐。”朱正廷的黑白校服太朴素,失了气势,但好在人格外挺拔,输人不输阵。想来是市文化宫民舞一把手,只站在一侧,就如扎根之莲,亭亭净植。

颇有一丝不容侵犯的神圣感。

黄明昊目测眼前这人并非好捏的软柿子,只得换人来捏:“小三六,啥情况?”

“我家弟弟,正廷。东大学生,学民舞的,也辅修国舞,跳得好着呢,昊哥,早就想介绍给你认识...”

“姐,你问高二学生叫哥,恶不恶心?”

扎根之莲,不容侵犯,但仅限于高山之巅。生在尘世还是如此,便是自找苦吃了。

03

朱氏姐弟花,城西小当家。二人自幼习舞,姐姐芭蕾,弟弟民舞,先天优势加后天吃苦,先后被授予市文化宫金牌学员,跟着导师全国到处跑演出,在圈子里颇有名气。

也想过跳一辈子的。但舞蹈这种东西,练到深处,伤人而不自知,落下的毛病不比别人少,但得到的报酬却不比别人多,职业歌舞演员多是情怀支撑,混迹于宴堂之上,是非看的多了,难保心不正。姐姐累了,退了圈子做模特,只换换衣服摆摆动作便能钱包鼓鼓,时不时有圈内人介绍富小开,人傻钱多,陪着吃饭遛弯儿就能拿大红包。这还跳个屁舞,谁爱跳谁跳,反正这摩托不能不坐,这红包也不能不拿。

朱正廷得知姐姐退圈,半年没搭理她,只是闷声憋气。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她若非要注销掉跳舞的账号,重开一个三线野模的用户,这谁能阻拦。只是城西双舞,现在是形单影只的一人罢了。



04

Lose(xxxx0318@163.com

关注:0                 粉丝:0                发帖:1

“博主有一贴新发布,点击查看。”

白月光发新帖了?黄明昊还以为自己眼花,点开视频后才觉得真实。又是一则无配字无标示的舞蹈视频,画面里的人轻纱蒙面,水袖拂身,于黑暗里的一束强光下,寂寞的独舞,连配乐都没有,又是一部无声默片,博主的惯有风格。

说来奇怪,黄明昊第一次看到此博主的视频时,是来自相关推荐。可他从来没有搜索过这种民舞相关,要推荐也应该给他推荐嫩模扭屁股才对。可说来更奇怪,黄明昊竟然磨着性子看完了这无声又无趣的单人独舞,画面里的人长袖长衣,脚踩流云,头束额带,从模糊的身影中只能看出身姿灼灼,形貌翩翩,雌雄难辨。


哎,辨不辨又有什么关系。这是神仙起舞,能看到就已是对他的亵渎,他为天下舞,还怎能再多窥探他一分,多要求他一分呢?

黄明昊跟磕了药似的关注了一个只会上传清晰度为360p的不知名舞者,他甚至没有在网络账号上留下任何个人信息,更令人火大的是,这位大大还是个删博控,三天一到,自动删除所发布内容,发帖数时常保持在“零”。

莫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位大大还不允许任何人关注他。但凡他有些寻名而来的小散粉,如黄明昊这般,他便会一一清除,颇有一种干净的来,干净的去,丝毫不留恋,无人需问津的态度。

黄明昊空有一腔爱慕却无处倾洒,只能在心里给他编编号,Lose大大。




05

“昊哥,这里。”小三六招手示意。

黄明昊循着声过去,一屁股坐下:“热了吧唧的天,非得来这破文化宫干什么?”

“昊哥,今天我家弟弟有演出,过来捧个场。”

“演个啥东西?”

“《人生已注销》”

“什么玩意儿?”

“哎,他自己编的舞,编了很久的,拿来感谢师门,平时绝不给别人跳的。”

“...”黄明昊还有话要说,就被舞台上的平地一声雷炸的虎躯一震,拍着心脏口碎碎念,现在会跳个舞的都这么大脾性哦。

台上烟雾环绕,什么也看不清,于朦胧之中点出一道火光,越烧越旺,教本就似蒸笼的破旧文化宫烧得更潮热。黄明昊越发坐不住,掏出根烟就往嘴里塞,被小三六一手拦下,说昊哥这个不行,前面的老艺术家闻到味儿是要生气的。黄明昊烦,起身就要去男厕抽个痛快。小三六又想拦,说昊哥我家弟弟马上就出来了,你不看看吗?

黄明昊不知哪里来的莫须有的气,可能是刚刚登陆查看时,Lose大大删掉了上一个视频,他的主页里又干干净净的什么也不剩下。好像只有他黄明昊挂念着,期盼着,失落着,靠着这虚无缥缈的网络视频存活。

“没兴趣。”

小三六撤下了手,说昊哥,你还小,不要抽太凶。

黄明昊从潮湿闷热的表演厅抽身出来,钻进男厕。



06

表演《人生已注销》的朱正廷是个什么状态呢?

别人以为舞台上是团火,殊不知那团燃天燃地的火就是他本人。身着赤色长袍,连头发也染成了焰火,皮肤涂得透红,眼角纹着彩绘。他不知何为危险,在人工火圈中肆意穿梭。好几次眼看着火苗簇簇地往身上钻,他也不避让,反而更加肆意妄为,举手抬脚就偏偏往那焰火上撞。

配乐谁也没听过,关键时刻还总寂静无声。

一曲结束时,台下鲜少有人回味过来,还溺在火里。朱氏姐弟的入门师父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心念:好,很好,虽然姐姐不再前行,但好歹还有弟弟恪守,这条苦路,还有人愿意行走,这师门还有人甘愿记在心里。好,很好。

朱正廷谢幕,拂身离去,台上人工火圈熄灭,大厅散场。后台人多混杂,鲜花掌声不断围绕着他,一会儿就腻烦。他拿着黑白校服躲到男厕换下舞台装,却在隔间外意外听到了谁捡到了他的额带。刚要出声,听见一人敲门。

“糟糕的人生已被注销,别再把我注册了。”

一个夹杂着烟味的少年嗓,读了自己纹在额带上的那行小字。急着破门而出,又听见那把嗓音继续道:“里面的,是你吧,朱正廷。刚刚跳的不错,这额带绑在你头上,挺好看。”


07

“吃冰吗?”

“不吃。”

“打怪吗?”

“不打。”

“逛夜市吗?”

“不逛。”

昊哥夏季泡妞三大法则,吃冰打怪逛夜市,往往这套技能总有一招能打到对面,可这朱正廷偏偏软硬不吃,好似买了六套防御装,任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把妹小花招统统吸收。

黄明昊烦,薅烟出来吸,看到朱正廷皱眉,赶紧扔掉。

“你不喜欢我就不吸。”

“我还不喜欢你那辆摩托,你能不骑吗?”

那辆摩托跟着昊哥风里来雨里去,穿过胡同,掀过巷口,是生死之交的过命兄弟。昊哥骑着它编号过三十六任现女友,现第三十七任(昊哥自认为)却要打它进冷宫。昊哥这会儿烟也抽不了,摩托也开不得,只能看着朱正廷的剑眉星目软口道:“好,你不喜欢我就不骑。”

黄明昊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追起了朱正廷?还不是因为那场《人生已注销》。

躲在厕所抽烟的他听到外面掌声涌动,好奇心驱使他又重回大厅,可惜朱正廷人气颇高,门口挤了无数站票,想要回到舒服的vip位,难上加难。他就站在大厅口踮脚往里看,看到台上那团火烧的旺,烧的爆,烧的噼里啪啦,烧的火急火燎,跟急着结束自己的生命一样,飞快的舞动着。

舞到一曲高潮,曲子竟戛然而止,他见朱正廷一人伫立在空旷的舞台上,终于愿意停下。恍惚中总觉得他好似站不稳,和Lose大大一样,结束时总晃晃悠悠,前后倾倒。

绝美的东西都充满矛盾性,黄明昊费解。到底是着急结束什么?还是着急挽留不住什么呢?

08

黄明昊自知朱正廷不同于一般的庸脂俗粉,香奶奶和迪爸爸皆不入他眼,只好把这些都塞给朱姐姐,求她透漏一下他家宝贝弟弟的行踪。

“这小三六当了还没两天就换小三七了,昊哥?”

黄明昊瘪嘴,避重就轻,只问朱正廷。

“昊哥,我家弟弟心气儿高着呢。他这种认真玩艺术的人,都有点不疯魔不成活的意思,你把他逼急了,他跟你尥蹶子。”

“我没想逼他,我就带他出去兜兜风啊,烦。”




09

“吃冰吗?”

“不吃。”

“打怪吗?”

“不打。”

“逛夜市吗?”

“不逛。”

朱正廷第一百次拒绝黄明昊的无趣三连,挑眉抬眼,看到对面人身后的自行车时,没憋住噗嗤一声地笑了。

“喂,你真的改骑自行车?”

黄明昊:“...”

“对啊,兜风吗?”

朱正廷:“...”

说起兜风朱正廷到现在还一肚子气,说好了自行车后座呢?我们身娇肉贵的黄大公子,还没蹬两圈东湖呢就废了,拖着两条肌肉拉伤的腿,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被朱正廷翻着白眼放在车后座,还得再蹬着给人送回家。

“喂,不是你答应跟我姐分手,我是不会跟你出来兜风的,知道吗?”

“...不要老叫我喂嘛,我有名字。”

“知道吗?小黄?”

黄明昊:“....”

大名鼎鼎的昊哥叱咤城东十六载,在今天被心上人正式赐号:小黄。

真是一点也没有不开心呢。



10

Losing(xxxx0318@163.com

关注:0               粉丝:0               发帖:1

博主有一则新发布,点击查看。

黄明昊日常监视Lose大大的一举一动,看到有新视频立刻马不停蹄地点开观赏。这次的大大貌似心情不错,着一身水蓝,束一支竹簪,舞姿曼妙柔软,轻盈飘逸,似翩翩君子,也似铮铮侠客,一举一动皆透露出洒脱。

黄明昊看的动情,捧着手机细细观摩,心念大大果真是大大,这风姿,谁能比得了?就算是自己身边的朱仙子,和他相比也是差了分毫。

“他的跳法和别人很不一样,你是内行人,能看出点什么不?”

朱正廷静默片刻,抬头对黄明昊严肃状:“舞者在不同的心理环境下所展现出来的舞感是不同的,你看到的是什么,他想表达的就是什么,你感受到的什么越强烈,他想表达的什么就越强烈。舞到深处,通感共情,你看了他那么多视频,你感受到什么了呢?”

“他很干净。他不眷恋。”黄明昊与朱正廷四目相对。

竟然是朱正廷率先败下阵来,别开目光,把手机推给黄明昊,落荒而逃。



11

发表评论:Lose大大为什么把名字改成了Losing?(3分钟前)

回复评论:注销进行时。(1分钟前)



12

黄明昊的摩托...啊不,自行车后座上再也没坐过别人。日韩小清新靠边站,欧美大妞全滚蛋,昊哥现在是令人咤口惊舌的好好先生,对那文化宫民舞一把手俯首称臣,说一不二,让往东绝不往西。

“小黄,过来给我拎下舞台服。”

“小黄,渴。”

“小黄,我那双金丝舞鞋你见了没?”

“小黄,快一点,学校南门的绝味钵钵鱼要关门啦!”

风水轮流转,遇见朱正廷前的黄明昊会曾想过自己拎着服化大袋,左手夹着朱仙子牌专用花茶,右手掂着朱仙子牌私定舞鞋,站在一家连30平都没有的钵钵鱼店前垂头丧气吗? 不,不会,绝不会。之前的城东区霸王龙昊哥,会把敢叫他“小黄”的人掐死在半路上。

“仙子,要不要去我家吃?”

“凡人,你也会做钵钵鱼?”

“启禀仙子,钵钵鱼不会,但酸菜鱼乃看家本领。”

“移驾。”

13

黄明昊是实打实的南方人,爸爸家那边是自古鱼乡,对吃鱼颇有讲究,做起鱼来也是毫不含糊。

酸菜鱼是跟奶奶学的,因为小时候爱吃,几乎一天不吃就浑身难受,逼得奶奶手把手教,废了无数条鲜活的生命才学会做这么一道硬菜。自打奶奶辞世,黄明昊已经很久没自己动手做过了。

仙子的嘴极挑,甜了不行咸了更不行,酸了倒牙辣了上火,不酸不辣又嫌无滋味,着实难侍候。可偏偏遇上的是黄明昊,黄大公子打小没入口过粗食,对滋味更是要求过分,经他手做出来的吃食,还真没人能说出个“不”字。

“你学了多久?”朱正廷夹了一筷子入口,细细嚼完后露出点惊喜。

“祖传绝学,恕不透漏。”

“切,臭屁。”

“本少爷就问问你好不好吃?”

“还成。”

“什么?还...成?”

“嗯,还成。”

“你都下两碗饭了就只是还成?”

“靠,那是我饿了,跟这酸臭鱼没关系。”

“酸菜鱼!”

“好啦好啦,臭臭鱼!”


14

“吃冰吗?”

“吃。”

“打怪吗?”

“打。”

“逛夜市吗?”

“逛。”

黄明昊看着坐在夜市摊塑料椅上的朱仙子,嘴里叼着沙冰小勺,双手在游戏机屏幕上飞快的拨动,嘴里时不时蹦出咆哮,抢救包呢,快来救我,呜呜。和之前的什么神仙起舞完全联系不到一起去。


昊哥对着眼前人傻笑,回过神后低下头抠手机。



Losing(xxxx0318@163.com

关注:0                   粉丝:1                   发帖:0

“这位博主有些懒喔,还未发布新内容。”

黄明昊端起手机奇迹般地发现,他的lose大大停止了移除粉丝,竟然天神开恩似的允许他关注了。


15

“不想跳就不要跳,看看你这样子,跳的是个什么东西?”

民舞师尊总是这样,严苛挑剔,每年的期末考评都没几个好脸色。可往往一人除外,天赋异禀的朱正廷。他是师尊的定心丸,急救药。只要他一立身于台上,师尊这座易怒的火山便能即刻偃旗息鼓,静待褒扬。

可朱正廷失误了,站在台上的他,竟然连连出错,一套舞曲跳下来,竟然全靠基本功支撑,附加的灵性和自由发挥的地方一团乱麻,连拍子都没有踩住。

“怎么回事?”

“不想跳了。”

啪。

师尊第一次动手,朱正廷也是自学民舞以来第一次轻言放弃。师尊想不通,当初一个为了跳舞忍痛到带伤训练,嗓子都哭哑的人怎么就说出了不想跳了这种话。


可朱正廷一脸淡然,不想跳了就是不想跳了,废什么话。

17

别人道,黄明昊这颗老鼠屎,搅坏了朱仙子这一锅汤。

可他知道,朱正廷不想跳了并非因为自己,只是还是觉得诧异。那个在厕所隔间躲着,因为演出结束激动到哭出声来的朱正廷;因为自己念了他纹在舞台服上的小字就激动的双眼通红抢过去的朱正廷;在后台找不到自己的特制舞鞋大发脾气一天都不吃饭的朱正廷,这么快,就不愿再跳了。

为什么说这么快?难道他早就不想跳了吗?可他不是生来就属于舞台,属于观众的吗?不跳舞他要干嘛?不跳舞的朱正廷还能称之为朱正廷吗?

黄明昊心口一阵阵的闷疼,想起他纹在额带上的那句:糟糕的人生已被注销,别再把我注册了。

朱正廷和黄明昊的第一次接吻,他很放松,吻完还略带腼腆,他蹭着黄明昊的唇说:神爱世人,可却把我丢下。

黄明昊对他施暴的啃咬:去他妈的世人,我爱你,我用神位来换。

胯骨间的纹身被汗水打湿后又美又颓,和正在绽放的主人一样,被黄明昊深深的刻在脑子里。他伏在朱正廷的窄胯间,一瞬间的错乱,分不清眼前,朱正廷和Lose,谁美谁艳?


18

“我还有多久?”

“不到一周。”

“能撑着跳完最后一支舞吗?”

“你的身体早已透支,油尽灯枯,你为什么就是放不下?”

“我就跳最后一次,求您了,跳完我就息舞,好不好?”

“我只是你的主治医师,无权干涉你的自由,但我告诉你,你再高强度的训练无异于自杀。”

“反正我也就一周了嘛,嗯?”

东城第一医院的内科室,朱正廷一身轻松的走出来,好像比自己预料的结果要好,看起来十分开心。

发现的太晚了,他还记得半年前的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主治医生说,人各有命,富贵在天,可能是你太耀眼,神要把你夺了去。

不肯接受只有百分之十成功率的手术,尤其是还要付出下半生瘫痪的代价。狼狈的活着,于他如此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无异于痛苦的死去。

朱正廷难过的想,这半年,就让自己开心的过吧。

19

他爱舞台,可舞台已无法挽救他。想留下点痕迹,又怕这痕迹让身边的人伤心,虚拟的网络是最好的媒介,上面的人们互不相识,互不爱恨,没有同情,没有怜悯,他还是那个一舞封神的朱正廷,有人看到的话就跳给他看,无人问津的话就留给自己。干净的来,干净的去。

Lose

如同丧失。




20

Losing(xxxx0318@163.com

关注:0                 粉丝:1                  发帖:1

博主有一则新发布,点击查看。

黄明昊的白月光又发布了新视频。依旧是寂静无声,不明了的人根本不会料想到里面的舞者一身白衣,遍插白羽,像只要展翅而飞的鸟。他围着舞台一圈一圈的转,好几次脚下恍惚堪堪摔倒,他不停的跳不停的飞旋,动情又动人,拼上了毕生精力,跳了所有视频里时长最长的一次。

终于肯停下。黄明昊屏气凝神,他看到Lose在对着镜头说什么,他的羽毛被抖落了,满地的散落,铺成一面洁白的湖,他的Lose伫立在湖水中央,晃晃悠悠,前后倾倒,又美又无助。

“谢谢。”他说,黄明昊调大了音量,把耳朵贴在出声口一遍一遍的听。他脆弱又孤独的仙子,只活在最美一刻的Lose,在为他跳完最后一支舞后,摇摇欲坠地跟他惜别,他说,谢谢。




21

一段时间里,朱正廷的主治医师甚至给他开了安眠药。病危的人精神状况都不是很良好,他作为主治医师,密切地关注着这一点。

可奇怪的是,朱正廷丝毫没有引起他的担心,仍然七情六欲的活着。

所有人都在痛骂黄明昊误了一位仙子下凡,只有这主治医师心里感念,留人在世,行善积德啊。

台下的掌声经久不息,朱正廷躲藏在厕所隔间里,手心里的药片被攥的发湿,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多少片会致人死地呢?他有点怕,握在手里的塑料药瓶滑倒在地。拜谢过师门,留下似火的身影,这命了结的刚好,干什么要熬过这辛酸的后几个月呢,反正无论怎样都是殊途同归,怕什么?早晚要去的。

神爱世人,但为何独独抛下我。狭小的厕所隔间里,他抑制不住的哭出声来。

“糟糕的人生已被注销,别再把我注册了。”黄明昊的声音从隔间外传来,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里面的,是你吧,朱正廷。刚刚跳的不错,这额带绑在你头上,挺好看。”

神来救我了。




22

“仙子,这几天你怎么了,气喘吁吁的?”

“小黄,其实我有件事一直瞒着你。”

“什么?”

“你听了之后不要生气。”

“你把我打怪游戏卸了?”

“不是。”

“你的专用舞鞋又找不到了?”

“不是。”

“你把小黄这个外号告诉别人了?”

“不是。”

“那你说吧,我保证不生气的。”

“...”

“怎么了?”

“...其实,其实....小黄...你做的酸菜鱼很好吃,我那个时候气你的,只说还成。”

“啊,就这事啊,我还以为什么惊天大秘密呢我的仙。”

“我以后都不给别人跳舞了,你的酸菜鱼,也不准做给别人吃,好不好?”



23

黄明昊埋到深处的时候总能看到朱正廷眼睛里的泪花,让他箭在弦上的时刻总是无限心软。

“疼吗?”黄明昊低头深吻。朱正廷咬牙晃头,美而不自知的勾起嘴角,身体力行的表示着自己的鲜活。

“你看了他这么多跳舞的视频,你感受到什么了呢?”

“他很干净。他不眷恋。”

黄明昊在半梦半醒的疲乏间看到朱正廷正温柔似水的靠在自己身边,把自己浓情蜜意的盯。

“是我让你痛了吗?”

“是你让我有了眷恋。”

人生在世的最后一段甜蜜,谢谢你。


24

黄明昊一觉醒来只觉得头昏脑胀,四肢无力又酸痛,脑海里空缺了一块,无法填补。模糊的身影依旧印在某个角落,他回想,但涌上来的竟只有胸口闷疼。

朱正廷的手机任是如何拨号,回应的也只有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稍后再拨。

小三六呢?听说家里突变,一夜之间不见踪影,无处寻觅。

文化宫呢?师尊一脸严苛,你这个小混蛋还敢来,把我大徒弟搞成什么样子?他早退了我这台,以后也别想再上!

黄明昊颤抖着掏出手机,打开搜索栏,输入关键词,下拉十几个相关ID...没有熟悉的头像,更找不到熟悉的主页...

搜索:Lose

提示:此用户不存在,请核对后重试。

搜索:Losing

提示:此用户不存在,请核对后重试。

“朱正廷!”黄明昊被逼出了泪,顺着脸颊子,直直的往心口滴。

......





搜索:Lost

相关用户的头像里终于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胯骨纹身。

点击头像,进入主页,查找新发布。













Lost(02190318@163.com) 





关注:0                  粉丝:0                 发帖:1

博主有一则新发布,点击查看。

是一则文字帖子:人生已注销,两情勿相悦。










【和喵星人的21天语录】

我们曾在一起过

最甜其逸果:

总结一下和《喵星人的二十一天》语录,这是2016年了,如果有新粉不喜欢看的,也不要喷好吗,谢谢合作,我要是总结的不全,欢迎各位小仙女们补充♡


【黄宇航】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承担的东西,你负担不了别人的。


没有人可以一直保护另一个人。


他们都会有自己的世界,我们也会有自己的世界。


什么事只要有好的目标和好的方法,不断努力,那么总会有好的结果。


【丁程鑫】


两脚怪最大的特征就是爱作死。


有些东西在享受的同时也要付出代价。


这个宇宙的法则就是公平交换。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想得到什么,必须要付出什么,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


【黄其淋】


人生啊……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人生。


不抱希望的好处就是你永远也不会失望。


真情实感的人生……羡慕啊!


听说人的每一个选择都会诞生一个平行宇宙,那我现在该向右还是向左,但,无论哪一边都比之前的日子有趣。


营养食品有利于身体健康,垃圾食品有利于心理健康。


我有生之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吃遍所有品牌的所有口味,最后将其排成一个排行榜,方便于我的后代在祭拜我的时候,将前三位给我吃。


人生百十年,不作也会死。


你懂个屁!


吃得饱,穿得暖,就会开心了啦?


点评别人的时候,大家都很轻松,谁看谁不矫情。


我们蓝星哈,有一句古话说得,好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严浩翔】


沟通这件事就是把人勾过来,好好的疏通一下彼此的关系,然后呢,一直到把彼此的心意讲明白为止,这就是沟通。


【贺峻霖】


180瓶,一瓶也不能少。


【张真源】


真正的爱从来都是可以创造奇迹的。


审判的丧钟已经敲响,裁决的时刻即将来到。


人从来不会珍惜自己已拥有的东西。


且等未来。


【陈泗旭】


爱的力量注入,勇敢的猫咪快去创造奇迹。


爱可以创造奇迹。


你们说后会有期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词啊。


【全员】


贺峻秀:万事如意皆随心许愿棒


黄其二: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万事如意


黄远航:不过许愿棒的使用的方法倒是真的


丁妙妙:只要你有足够大的勇气,决心和意志


张不圆:只要你躁动不安的心灵不曾停止呐喊


严邈邈:拿出你一往无前的魄力


陈其四:爱的力量注入


就可以创造奇迹


祝君武运昌隆


陈其四:如果只能许一个愿,许什么好呢……


…………


我们曾在一起


…………


愿在平行世界的你们各自安好……

最初的温暖

林木:

        某所学校某个班级里有个男孩,男孩家里很穷,并且很普通,他平时也很节俭。


        有一天,班上转来了一位富小子。他和男孩做了同桌。


        富小子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吃的,每天换不同的衣服,精致的文具盒里总装着漂亮的笔。男孩看了总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从和富小子做了同桌之后,他不在用本子的背面,所有本子只记正面,富小子发现了他的这一举动,问他:
        “你为什么不用背面啊?”
        男孩会笑着回答:
         “已经记住了!”
        富小子明白男孩心里的想法了,拿出精致的本子送给他。他不要。
       并且男孩觉得富小子给他的是施舍。自尊心极强的男孩怎能收下呢?一连好几天都没理富小子。


        一天,男孩给全班同学带来的冰糕,同学们都去拿了冰糕,并向富小子道谢,唯有男孩没有去拿。
        富小子从书包里拿出一杯哈根达斯,对男孩说:
        “喏,这是给你的!我专门给你选的。”
         男孩是想拒绝的,可是富小子一脸真诚的看着他,他不忍拒绝,便接过冰激凌说了一句:谢谢。


          每次富小子想跟男孩聊天,说话,男孩都会很冷淡。哎,都是自尊心作祟。


          突然有一种富小子要去慕尼黑上学的,他家里的企业发展到了国外。男孩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 
          在富小子走的那一天逃了学,去了机场,远远看着富小子在找谁似的,富小子看见男孩,朝他挥挥手,和身旁的哥哥一起进去了。
          男孩看到富小子走后心里不免空落落的,等到回了学校,同学给他拿来一袋东西,上面放着一张纸,写着:给我最好的同桌。
           打开袋子,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本子,文具,还有一个最新款的足球,,


          十年后。。
        当年的男孩已经长大了,他成了知名的企业家,不仅如此,很多大鳄见到他都会尊敬喊他一声“财阀”。可是男孩心里还有一件事,没有忘记。
        他找人拍了一个节目,目的是为了找到当年那个富小子,好好感谢他。
        节目里主持人问道:如果当年的富小子已经变了样子,并且不再是原来那样。你还要找他吗?
        男孩答道:
       “不管他变成什么样,我都要找到他,感谢他,没有他就没有如今的我,如果他遇到了麻烦,我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他。”
         节目播出后,男孩收到了一封信,上面剪短的写着:我最好的同桌,你不必找我,你的心意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没法去见你,你好好的过,我看到你的成绩了,真心替你高兴。
    
        其实信是主持人写的,他是富小子的哥哥,富小子一年前,不幸在回国的飞机上,坠机身亡了。